• 收益上涨31.9% 最大对冲基金掌门人逆袭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9-04-02 04:14:0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面对低谷,阿克曼不得不作出调整,他先是将员工裁掉了18%,目前46位员工相当于2011年潘兴广场的员工数量。同时,在2017―2018年投资的几个项目收益也已经大致平稳。

    比尔‧阿克曼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2014年以32.8%的年收益率荣登全球百家大型对冲基金年度排行榜榜首时,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和他的潘兴广场资本(Pershing Square Capital)或许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会经历从云端跌落然后又逆袭。

    3月25日,阿克曼在一封公开信中写道,自2019年1月1日以来,潘兴广场资本收益已上涨了31.9% 。公司从2015年开始市值大幅缩水之后,阿克曼终于迎来翻身的关键时刻。

    阿克曼在公开信中将业绩的改善归功于过去18个月所实施的各项举措。他先是将员工裁掉18%,后又宣布削减1.5%的年度管理费,并且还重新致力于研究投资理念,而不再只是去世界各地拜访客户。

    经历了10年前的金融海啸、高速增长期、以及近五年来的“至暗时刻”,如今的阿克曼对他所掌舵的潘兴广场资本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作为一个拥有成功扭亏为盈记录的大型投资公司,潘兴广场资本能够为管理层提供成功所需的跑道和必要的长期支持。”

    激进投资者

    1966年5月,阿克曼出生于纽约州的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亲是纽约房地产融资公司Ackman-Ziff Real Estate Group的主席。1988年,阿克曼获得哈佛大学艺术学学士学位,但他不满足于此,1992年又获得哈佛商学院MBA学位。

    1992年,阿克曼与另一名哈佛毕业生创立哥潭(Gotham Partners),对上市公司进行小额投资。1995年,与保险和房地产公司莱卡迪亚全国控股合作,投标收购洛克菲勒中心,尽管这桩交易最终未能成功,但却令阿克曼声名鹊起。2002年,由于卷入多起法律诉讼,阿克曼最终关闭了哥潭。    

    2004年,阿克曼创立了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在杰西潘尼(JC Penney)、康宝莱(Herbalife)和爱力根(Allergan)等几家公司的投资案例上,潘兴广场与其他基金大鳄的多空搏杀也令阿克曼充满争议。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阿克曼用每股0.35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濒临破产的通用增长物业公司,到2013年退出时,这笔投资为他造就了将近100倍的收益,这也被外界认为是其最成功的投资之一。

    到了2014年,潘兴广场更是以40%的收益业绩,荣登2014年全球百家大型对冲基金年度排行榜榜首,阿克曼自然也成为了最知名的对冲基金活跃管理人之一。事实上,潘兴广场连续11年年均净回报达21%,而同期标普500回报率仅为5.76%。2015年,潘兴广场的规模达到了200亿美元的顶峰。

    在潘兴广场资本的高光时刻,阿克曼在其传记《信心游戏》中讲述了自己投资美国债券保险商MBIA的故事。他在书中写道:“我从不相信任何第三方的研究,坚持做自己的研究。”阿克曼表示,2008年金融海啸的重要原因在于绝大部分债券投资者依赖于评级机构,在2007年MBIA的危机里,阿克曼在研究过程中阅读并批注了14万页的资料,他自称是全美国对MBIA做了最多研究的人。

    长短期投资失利

    自信的阿克曼没有想到,在达到顶峰之后,“盛极而衰”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

    让阿克曼栽倒的是康宝莱。早在2012年,阿克曼就是做空康宝莱交易的赢家。当时他用了三个半小时的时间公开陈述其做空康宝莱的想法,引发康宝莱股票恐慌性大跌。不仅如此,他还和康宝莱最大股东卡尔·伊坎爆发激烈的口水战。

    然而,在那之后的数年内,康宝莱股价不但未跌,还自阿克曼首次公开做空康宝莱之后累计大涨95%,这直接拖累基金业绩。

    2015年标普500下跌0.73%,基金下跌20%。投资者不断撤出潘兴资本,导致该公司资产管理规模不断下滑。2015年潘兴广场资产管理规模缩水20.5%,2016年缩水13.5%。

    除了康宝莱,阿克曼还掉进了另一个大坑里:收购肉毒杆菌及其他抗皱药物生产商爱力根。

    2014年,潘兴广场联手联合自己持股的加拿大制药公司威朗(Valeant)向肉毒杆菌及其他抗皱药物生产商爱力根(Allergan)发出了规模为460亿美元收购要约,随后不断加码至530亿美元,不过这些要约被视为恶意收购,被爱力根拒绝。最终,2015年6月,“白衣骑士”阿特维斯制药公司以高出潘兴广场近百亿美元的价格,成功收购了爱力根。

    两大长短期严重投资失误,几乎让潘兴广场一度淡出投资者的视线。

    2016年,阿克曼的厄运还在持续:美国大选与英国脱欧等黑天鹅不期而至,潘兴广场资本资产规模下降13.5%至历史新低;与自己结婚25年的妻子离婚并付了巨额离婚费用。

    押上豪宅

    面对低谷,阿克曼不得不作出调整,他先是将员工裁掉了18%,目前46位员工相当于2011年潘兴广场的员工数量。同时,在2017―2018年投资的几个项目收益也已经大致平稳。

    对于曾让自己栽倒的大坑,阿克曼也选择放下执念:2018年,他宣布退出康宝莱的多空大战。

    在那之后,为阿克曼逆袭作出重要贡献的,是他在2016年投资的墨西哥卷饼连锁店Chipotle。自2018年开始,阿克曼聘用布莱恩‧尼克尔(Brian Niccol)担任Chipotle首席执行官,并帮助公司解决之前的食品安全问题。截至今年3月28日,Chipotle股价上涨,为阿克曼获得了70%的收益率。

    另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是ADP(自动数据处理器)。2017年,阿克曼以平均买入价约105美元/股在高位接盘。2019年以来,ADP股价已经突破历史高点至158美元/股,阿克曼浮盈50%。

    从“跌落云端”到“满血复活”,阿克曼终于实现了“逆袭”。当然,作为费城最大豪华公寓大厦里顿豪斯大厦(Rittenhouse Hill)的个人大股东,投资失意的阿克曼完全可以当个衣食无忧的包租公。但阿克曼却选择将他所拥有的625个单位作为资产来回购潘兴广场资本的股票,以缩小股票市场价和基金净资产价之间的差距,终于重现辉煌。

我认为破“7”无所谓,应该用比较自然、放松的心理看待汇率变动。如果真的要谈数据,其实从较低的位置往上升的空间反而更大。从7.2升回到6.8,比从7升回来更好。

数据显示,4月份,杭州十区商品房共成交12057套,环比上月上涨32.1%;苏州市区商品住宅成交面积为105万平方米,环比上月上涨58%;常州市区商品住宅成交50万平方米,环比上月上涨39%。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5月下旬,交银施罗德安享稳健养老目标一年持有期混合FOF(Fund of Fund,即基金以其他基金为投资标的)首发规模一举突破20亿元大关。

为了提高通行效率,今年年底前,横亘在中国高速公路上的200多个省界收费站将正式退出,取而代之的是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ETC)技术,车辆在省界可直接通行。


本站所刊登的爱投彩票代理及爱投彩票代理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爱投彩票代理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