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申报万亿专项债 多地发改委全员出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10-15 03:30:05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全国正掀起一股地方政府专项债申报热潮。

    财政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新增地方政府债券发行30367亿元,完成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98.6%。其中,新增专项债券发行21297亿元,完成率为99.1%。

    随着今年地方债发行基本完毕,9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根据2019年新增专项债限额的60%测算,2020年专项债提前下达的新增限额为12900亿元。

    已有多个地方政府网站透露,8月下旬以来,国家发改委先后3次以“紧急通知”的形式,要求各地组织申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截至目前,多地已完成三批专项债券申报工作。

    各地部署专项债申报工作时,使用了“全员出战分任务”“争分夺秒赶进度”“一把手亲自抓”“抢抓政策机遇‘窗口期’”等词汇。此前,安徽省六安市发改委对专项债作出紧急部署后,下属的金安区发改委“全员出战”,仅用3天时间就完成了第三批专项债的申报工作。

    发行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唯一的合法举债融资方式,而专项债又是地方基建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教授温来成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此次地方掀起专项债申报热潮,与当前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比较大、情况不容乐观有关。

    “我们这边的财力稍差一点,基础设施投资很大一部分要靠债券。现在这方面的工作任务很重,如果没有它,相当于要断粮了。”广西某地级市财政局工作人员此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对当前各地积极申报专项债,有声音担忧地方政府会虚标项目收益率或是一些不符合规定的项目,以尽快获得专项债的资金支持。温来成认为,专项债券以项目收益为偿债来源,这要求加强项目管理,保证项目的真实性和收益水平,“如果项目收益不能偿还本息,会造成违约,影响政府信誉。一定要做好申报的前期工作”。

    多地完成三批专项债申报

    公开信息显示,从8月初开始,各地财政部门陆续筹备开展2020年政府债券的申报发行工作,比往年提前了三个月左右。另据山东省潍坊市发改委网站透露,自8月下旬开始,国家发改委先后3次发布关于组织申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紧急通知”,随后各地专项债申报工作加速推进。

    其中,潍坊市分别于8月31日至9月1日、9月5―7日、9月19日开展了三批专项债券社会事业领域项目审查及申报工作,分别筛选出7个、15个和25个社会事业领域项目—第三批申报数量超过前两批之和。除了社会事业领域,截至10月7日,潍坊市还完成了第三批专项债券农林水利领域项目的申报工作,共筛选上报24个,申请债券资金29亿元。

    潍坊市发改委网站9月17日发布的信息称,潍坊市共有18个项目纳入2020年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库第一、二批专项债券项目,专项债券资金需求28.22亿元,纳入的项目数量和资金需求居山东省第三位和第四位。

    不止潍坊,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表示,坚持一把手亲自抓、亲自研究项目,强化项目专班,加班加点做好申报工作。截至9月17日,广南县向省、州申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62.27亿元,其中,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申报项目数量分别为12个、11个和28个。

    一些地方上报专项债券项目后,为争取通过审核,积极拜访国家发改委。河北省邯郸市在上报第一、二批债券项目后,9月23日又上报了114个拟争取第三批专项债券项目。9月25日,邯郸市发改委到国家发改委投资司进行拜访,希望国家发改委对邯郸市的上报项目予以关注和重视。

    拜访中,国家发改委相关处室指出,地方要进一步完善项目前期手续,落实土地规划、审核、备案等手续,夯实项目开工的基础条件,提高命中率。

    9月份国常会议明确要求,2020年专项债使用范围拓展到交通、生态环保、职业教育、托幼、养老等10个领域,但不得用于棚改、土储。Wind数据显示,2019年前7月,地方专项债投向占比最高的两个领域恰恰是棚改和土储,分别达37.9%和33.3%。铁路、公路、供电供气等领域合计占比不足10%,但今年的基建投资增速一直在低位徘徊,始终未突破5%。

    防止项目收益虚高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曾在今年9月中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前期情况来看,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并不高。面对这种情况,中央将进一步增加专项债的发行,将明年部分新增专项债额度提前至今年发行。据《第一财经》报道,2020年部分专项债额度最早有望将在今年10月份下达,但是否会在今年四季度发行,目前还没有准确信息。

    专项债发行始于2015年,主要是为了适应地方政府基础设施等公益类项目建设的投融资需要。由于是公益类项目,市场投资机构普遍认为,专项债的项目收益不可能也不应该高。

    随着专项债的加速推进,有业内人士开始担忧。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娄洪等人,在8月底发表了一篇名为《更好发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作用》的文章。文章指出,专项债券项目收益的真实性直接涉及专项债券的风险防控与可持续性,“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希望通过抬高项目收益吸引投资,导致有些债券项目披露的收益虚高”。

    此外,根据此前各省公布的2018年度审计工作报告,专项债项目储备不足、“钱等项目”、地方政府债券资金闲置的情况亦比较突出。

    如何避免上述现象出现?温来成表示,此前国家发改委要求地方政府的入库项目要做好前期工作,比如项目的可行性报告、前期的地质勘察、初步设计等。各个地方要做好项目库的管理,提高在库项目的质量,保证资金到位后,能够实现开工建设。

    娄洪认为,正是信息披露不实导致部分项目披露的收益率虚高。他建议,严格把住信息披露真实性的关口。同时,管理部门可以考虑以一定收益率作为专项债券对应的公益类项目内部收益率上限和下限,指导各地合理测算项目收益覆盖倍数。

    经过五年快速扩张,新增专项债的规模已经从2015年的959亿元,跃升到2019年的2.15万亿元,增长迅速。

    “此前地方债发行会出现‘上半年无债可发,下半年集中发债’的情况,会推动专项债的利率上升。提前下达新增限额,有利于使得明年每个月的发债额度大致保持均衡,降低发债成本。”温来成分析。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杨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9月国常会议部署具有明确的政策指向性。但值得注意的是,从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到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之间,仍然存在链条传导问题,如何激发地方政府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的积极性,打通链条传导阻碍,应是未来政策着力的重点。 


本站所刊登的爱投彩票代理及爱投彩票代理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爱投彩票代理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