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创板开市百日记:估值回归理性 注册制改革挺进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9-10-29 02:58:4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截至目前,“科创板+注册制”规则体系积累了诸多宝贵经验,新三板和创业板的改革已然启动,站在改革的重要关口,“探路者”科创板的改革定力和魄力也将继续接受考验。

    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深圳

    10月28日晚间,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同意迈得医疗、祥生医疗、建龙微纳、普元信息技术4家企业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

    至此,科创板共有80家企业过会,已经提交注册的企业共计75家,60家注册生效,12家处于“提交注册”状态,2家终止注册,1家不予注册。

    从7月22日首批25家企业挂牌交易起至10月29日,开市100天,科创板目前共有36只新股,根据上交所数据,截至10月28日,总市值达5885.48亿元。

    在这100个日夜里,经过开市初期的股价齐涨,科创板目前已回归到理性轨道上,新股发行节奏趋于常态化,发行价格逐步走低,二级市场也步入理性回调阶段,科创板开始向价值回归。

    科创板百日平稳的同时,中国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亦将满一周年。2018年11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

    截至目前,“科创板+注册制”规则体系积累了诸多宝贵经验,新三板和创业板的改革已然启动,站在改革的重要关口,“探路者”科创板的改革定力和魄力也将继续接受考验。

    “科创板最大的特色和亮点就是注册制,两者也非常匹配,市场希望科创板的包容性用注册制来体现,注册制的门槛、标准、审核理念和方法都要尽可能地向国际惯例靠拢,而不是向核准制靠拢。”10月24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也是一个分水岭,目前科创板的注册制改革可以说是站在了十字路口,希望能够保持淡定,保持大方向不变。

    估值回归理性

    经历了开市之初的资本狂欢之后,二级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具体来看,开市之初,新股成交总额最高曾达485亿元,换手率高达77.78%。目前,科创板整体降温趋势,板块成交额下降至50亿―70亿元水平,平均换手率降至10%左右。

    科创板新股上市也经历了大幅度调整。兴业证券在研报中指出,科创板的前三批上市公司在上市后分别经历了14天、1天、3天股价转为向下调整,第四至第六批公司在首日之后股价直接回调且幅度更明显,截至10月8日,第一至第六批上市公司分别从股价最高点下调了-35.5%、-50.6%、

    -46%、-33.4%、-29.3%、-3.6%。

    10月24日,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换手率的下降意味着中长线资金正在进入科创板投资,“科创板经过多空双方在短时间内需要充分博弈,短期换手率较高,成交金额较大,但是随着机构之间博弈增强,科创企业的股价逐步回归理性,开始反映真实的市场供求关系和真实的股价信号;同时,上市公司首日大幅上涨的趋势也在减弱,有利于科创板企业股价未来的进一步稳定和估值的合理回归”。

    目前科创板尚未出现破发现象。

    10月24日,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没有破发来打破“新股不败”的局面,炒新很难结束。随着供给量增加,换手率下降,将慢慢趋于稳定。

    同日,北京某私募基金总经理陈锋(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科创板打新收益率较高,股价平均涨幅也较高,这样的趋势可能还会持续。随着上市企业的数量越来越多,发行的速度和密度逐渐提升,科创板高估值的情况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未来也不排除出现破发的可能。

    同时,发行节奏趋于常态化。

    过去一周,8家企业全部过会,16只新股集中申购;本周还将有7家企业上会。

    业绩是撬动股价和估值的支点。截至10月27日,已有6家科创板企业发布三季报,另有多家企业发布三季报预告,总体而言,多数公司实现营收与净利的正增长,业绩分化也开始显现。

    改革下一步

    从透明化审核到市场化定价,再到开市初期股价飞涨,全新的“科创板+注册制”规则体系在落地实施阶段皆考验着监管的改革定力。

    “总体来看,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理念得以贯彻,审核透明度大幅提高,市场化发行也顺利推进,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下监管压力也轻了很多。”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科创板仍有不少待完善之处,尤其是在审核和注册环节。

    从科创板企业发行审核来看,目前科创板累计受理企业为166家,折戟科创板的企业已达16家。具体来看,在13家终止审查企业中,除了国科环宇和泰坦科技2家企业遭上交所上市委员会否决,其余11家均因主动撤回首发申请而终止;证监会发行部不予同意注册的有1家企业,为恒安嘉新;利元亨和世纪空间2家企业则是过会后主动申请撤回上市申请。

    业内认为,这体现了监管层对科创板上市企业质量的严格把控。而企业在注册阶段主动撤回与被否的现象,也引发了监管层在注册制下权力范围的热议。

    事实上,证监会发布的资本市场“深改12条”中亦强调,坚守科创板定位,优化审核与注册衔接机制,保持改革定力。而日前有消息称,为了更加完善科创板注册审核流程,近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申请了编制,新设科创板工作处。

    王骥跃认为,注册环节的范围应该进一步明确,重点关心的问题和标准,应该是在审核阶段解决而非注册阶段。

    “审注协调问题、审核标准统一问题、现场督导的标准及督导规范化问题、新股供应稳定性而不是脉冲式问题,都有很大改进空间。包括发行价的锚效应问题,也需要改进。”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潘向东认为,科创板注册制需要完善的地方有:一是为了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加强投资者保护,应该进一步完善科创板信息披露制度,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二是推动上市公司实现优胜劣汰,进一步完善科创板的退市制度建设;三是对于欺诈发行等违法违规行为,建立退市赔偿追索权等法律制度,加大违法违规成本;四是加大对契合国家发展战略、发展前景广的高精尖创新经济企业的支持,助推我国经济转型。

    实际上,从监管层近日表态中,可以看出科创板下一步走向。

    10月20日,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上交所副总经理徐毅林表示,上交所将坚守科创板定位,增强科创板的包容性和适应性,落实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把好入口和出口两道关。未来将进一步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不断提高审核问询质量,激活退市制度。

    徐毅林还表示,上交所将大力推动行业标杆、龙头企业来科创板上市,积极推动红筹企业上市、分拆上市等政策尽快落地。预计今年底科创板企业报会注册数量有望达到100家。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现有的发展经济学理论对中国而言并不特别有针对性,解释不了中国的发展,更指导不了太多中国的发展。

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至今仍保持美拉尼西亚的传统文化,对教育水平并不注重,小学、中学和高等学府比较少。因此,当地华人都选择把子女送至香港、澳大利亚等地读书。

国资国企改革是2019年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中铁总已经打响今年国企混改第一枪。


本站所刊登的爱投彩票代理及爱投彩票代理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爱投彩票代理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